森森子

QQ375347736

【我在一千年前见过你】瑞金

格瑞是个地质学家。
三年前曾去一座山里考察过。
三年来,格瑞每年都会去那里两次。
“金……我又回来了……”

三年前。

格瑞去地质考察。
“格瑞!格瑞!”
格瑞顺着声音向后面望过去。
半透明的翅膀在一个金发少年身后扑棱棱地舞动着,那个少年……是飘在空中的。
格瑞压下简直逼得他心脏出膛的震惊:“你是……谁?”
“诶……又把我忘记了啊……我叫金,这次可要记住了啊!”金笑着飞到格瑞身边,薄薄的翅膀轻轻地在空气里摇曳。
“我们……见过?”格瑞指指金的翅膀。
“诶,和上次一样……”金打量着格瑞:“我们当然见过啦!上次见面才过了一千年啊……你和当时真的一模一样,问的话都一样……就是衣服……”
格瑞无奈地摇摇头,一千年很短吗?
“你是……什么东西啊……”
金背过身去,向格瑞展示那对翅膀:“我是精灵啊,始祖治愈系精灵!”
格瑞揉揉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眼花,真的看到了面前的金……以及那对半透明的翅膀。
活的精灵啊……

格瑞地质考察的日子总是很单调的。
当然格瑞自己并不这么认为。
“又去看那些七七八八的石头啊。”金总是跟在格瑞旁边:“那些石头有什么好看的,都待在这里几千年了。”
格瑞没有说话,继续拿着石头仔细观察。
“你不腻嘛?”金如同一只麻雀,在格瑞身边一边飞舞一边叽叽喳喳发言。
“怎么还跟着我。”格瑞仔细捏了一把地上的土。
土很软,手指摩挲在上面没有一点声音。
“你一千年来一次 每次就待那么几天,我当然要跟着你啦!”金的回答理所当然。
“不浪费时间吗?”格瑞盯着金的眼睛。
是蓝色的。

“才不会呢!”金也看着格瑞的眼睛:“时间什么的,完全不需要担心。”
金想了想,又补充到:“我是始祖精灵嘛,反正又不会死,时间随我用啦!”
“你家人不担心?”格瑞撇开视线,去找新的石头。
“家人吗……我只有姐姐,但是四千年前……姐姐不见了……和一个天使离开了,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啦!”
明明是很孤独的……为什么还能这么平常的叙述呢……
格瑞不明白。
但格瑞似乎忘记了,自己也是这种人。
只是话少些罢了。

夜晚如期而至。
格瑞从大只的背包里拿出没撑的帐篷布和支架,迅速搭好帐篷。
山林里枯木枝是很好找的。
一簇火光从帐篷前面发出来,格瑞坐在火堆边,从背包里掏出压缩饼干和水,掰了一块压缩饼干扔进嘴里嚼了起来。
金安安静静坐在格瑞旁边。
格瑞看看金,把压缩饼干递了过去:“尝尝吗?”
金摇摇头:“精灵不需要吃东西的,而且……我也不能……”
“不试试吗?”格瑞从那包压缩饼干里拿出一块:“牛奶味的。”
金看怎么面前的饼干,犹豫了一下,最终咬了上去。
金晃晃脑袋:“格瑞,我尝不到味道的啦……”
“这样啊……”格瑞缩回手,喝了一口水。

地质考察接近尾声。
“格瑞,你还是不记得我嘛?”金戳戳格瑞的头发。
“现在,会记得的。”格瑞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
你怎么忘记一个跟你说一千年前见过你的人???
“嗯呐,下一次,可不要忘记哦。”金推推格瑞:“该走啦!快去吧!”
格瑞背好背包,看了看金……
离开了。

四个月后,为期一个半月的地质考察结果整理出来了。
还有半个月,结果就要发表出去了。
格瑞趴在书桌上,睡意翻天覆地地袭来。
他已经连续熬了两天了。

不和谐的声音出现在格瑞都书房,那份结果报表正在被人缓缓抽走。
“谁!?”格瑞忽然惊醒,握住那只在偷报表的手:“把报表还……”
话音未落,就看见雪白的刀子没入了格瑞的腰部。
格瑞无力地跌坐下去……
重症监护室里,一根根透明的,不透明的管子扎进格瑞的手……
格瑞陷入了昏迷。

半年后,那个病床上的人还是一如既往。
听不到,看不到。
“金……”格瑞眼睛紧紧闭着,嘴里不停念叨金。
然后格瑞就突然醒了。
他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那个一年前考察的地方。
这一次,金不见了。
格瑞有些失神。

“那个是人类吗?”
“身上怎么有精灵的味道?”
“还是献祭……那精灵真可怜。”

格瑞抱紧脑袋,想要屏蔽山间精灵。
他想找到金。
但直觉告诉他,找不到了……

格瑞有点慌。
说好不会死的?
格瑞心烦意乱一瞥。
一具骷髅静静躺在树底下。
就是当他搭帐篷的时候旁边的树……

“金……?”

从此以后,格瑞每年会回来这里两次。
一次是第一次和金相遇。
一次是他醒的日子。
也就是金的祭日……

“金,你确定献上你所有血脉救那个人类?”
“快点啦!他等不及啦!我都观察他三万年啦,我也不想再等啦!”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