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森子

QQ375347736

【胜出】镜子

爆豪和绿谷结婚一年多了。
他们结婚的时候御茶子可劲儿的哭,蛙吹安慰了她好久。
轰焦冻在他俩结婚前特地找绿谷聊了聊人生,不过聊完绿谷好像不大开心。
上鸣和耳郎在婚礼现场半打半闹。
可以说是很混乱。
但是还是有清流的。
比如相泽老师就只是瞪了瞪眼睛就向事实妥协了。
比如欧尔麦特瞪了瞪眼睛还是不敢相信。

婚后生活还算和谐,两个英雄各自工作互不影响。
爆豪还是一样暴躁。
暴躁的爆豪刷完牙瞥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
我靠,真帅。
爆豪自信的眨了眨眼睛。
完了,
镜子把他吸进去了。

爆豪进了镜子一点也不慌张。
他开始爆炸。
用他的穿甲弹试图打破镜子出去。
“没用的,小家伙。”
“哈?”
“皮皮虾蛋没用的。”
爆豪寻着声音,看到了一个女人。

“今天小胜起的真早……”绿谷一边用毛巾擦脸一边嘀咕。
爆豪看着绿谷几乎闭着眼睛刷牙,有点心疼……
不可能的。
“一早上起来小胜就不见了……”绿谷嘴里发出咕噜咕噜的水声:“明明以前都要炸一炸才起……”
爆豪:我没有我不是

镜子里外是一样的世界,镜子外有床镜子里也有,镜子外有洗手间镜子里也有,镜子外有吃的喝的镜子里一样有。
就是镜子外有个绿谷镜子里没有。
“你怎么进来的?”
“我在这里一千多年了。”
答非所问。
爆豪看了那女人一眼,差不多就二三十的样子。
算了,懒得理了。

一天还挺快的,绿谷七点出门工作,九点回家。
爆豪差点给无聊死。
绿谷回家洗了个澡,翻了会儿书。
“小胜怎么还不回家呢……”绿谷眯了眯眼睛。
“算了……先睡吧。”

爆豪看绿谷睡了,他也没事干,干脆也睡了。
那女人盯着睡着的爆豪。
真像他。

爆豪醒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小胜还是没回家呢……”
他看到绿谷坐在床上,翻着一个很老很旧的相册。
床边还摆着一张别扭的合照。
是他和绿谷的。
爆豪有点慌,他看到绿谷头发白了。
他看到书柜里的书都有泛黄的痕迹了。
他看到床上的欧尔麦特抱枕都旧旧的了。
“绿谷……出久?”
但是他还看到床还是那个床。
床头柜摆的还是他最开始的那套战斗服。
哈?怎么没有绿谷的?
绿谷的最开始的战斗服可撑不住绿谷那个性。
所以早就没有了。
“喂!这是怎么……回事……”
那个女人不见了。
爆豪开始烦,很烦很烦。
他还是炸毛了,然后镜子碎了。
镜子碎的时候,爆豪眼睛一黑。

他做了一个很长很好的梦。
他梦到这都是假的。
绿谷依然年轻,他们才结婚一年多。
书本还是干干净净的米白色。
欧尔麦特抱枕也新新的,香香的。
他还第一次耍了小脾气一样微微温柔了些的给绿谷点了一次外卖。
这都是他梦到的了。
绿谷早就在那个有并且只有他们的记忆的房间里睡得很沉了。

追一颗叫安迷修的星星

【不是cp向】

她喜欢安迷修,非常喜欢。
她十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她最不能忍的就是别人骂她喜欢的东西,自从喜欢上安迷修,就更不能忍了。
骑士的确需要温柔,但不是忍气吞声。
如果忍气吞声,置正义于何在?
她是这么想的。

那天她在上课,是语文课。
她觉得有点累,于是晃了个神,看了一眼窗外。
她看到了她心心念念的人。
“安迷修!”
她不顾老师的怒吼,不顾同学们惊讶的眼光,从座位上跑了出去。
那个人的影子愈来愈高,她便一层一层使劲儿爬着楼梯。
但是教学楼只有五楼。
当她到楼顶的时候,她看到那个人还在往上。
往上,往上
就要飞到更远的,她看不见的地方。
她压不下心头的恐慌,她好怕。
于是她不顾一切的纵身一跳……

她看到那个人突然回头,她感觉到自己在不停下坠。
那个人飘下来,接住了她。
来吧小姐,我带你走……
她突然哭了,泪水沿着脸部轮廓滑了下来。
“好……”

学校里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尖叫声。
八点三十二分,上午第一节课。
有一个女生从五楼跳楼,后脑勺触地,不幸磕到了花坛的方砖角。

她带着她的信仰离开了……

【瑞金】人鱼

听说有那么一个人一直在等你
或许你看不到他
日复一日

又是成年礼的日子了。
“格瑞!”金朝格瑞挥了挥手:“一路平安!”
有着紫色尾巴的人鱼望了金一眼,甩了甩尾巴向上游去。
“诶……格瑞还是一样不太理人呢。”金撇撇嘴。
“不过要是理人就不是格瑞啦!”金找了块珊瑚礁,坐了下来。
“我就在这里等格瑞好啦!”

在我很小的时候。
大概是八岁的时候吧。
那天我看到一颗大星星掉了下来,那可真是一颗超级大的星星啊!
它掉进海里,水波从它入海的地方扩散开来,我感觉我尾巴下面的贝壳都震了一震。
它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我朝星星游去,于是我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那是一条人鱼,和我一样的人鱼。
但又是不一样的。
那是一条有紫色尾巴的星海人鱼。
星海人鱼是很少见的,我急忙把他搀了起来。

“你……你怎么啦?”
我记得姐姐说星海人鱼是非常厉害的,魔力要比我们这些海里游的鱼大上许多。
这条人鱼的尾巴上都是擦伤,有些鳞片整个翻起,隐隐约约透出蓝色的血液。
“我……我还是先把你弄回去吧。”
然后这颗大星星就被我带回了家。
这颗大星星回家以后对我说:
“我叫格瑞。”
他好像不喜欢我叫他大星星……

格瑞喜欢喝牛奶。
我第一次见到喜欢喝牛奶的人鱼。
牛奶在海底卖得可贵了,听说是海上来的。
格瑞每次都会在牛奶盒外面裹一个泡泡,再把吸管戳进去。
我不太喜欢喝牛奶,但是也不讨厌。
果然星海人鱼的口味是独特的。
这可能就是我九岁了还不能用厉害的魔法的原因吧……要知道格瑞已经能用魔力催动水流了……
我也有点想变强。

格瑞又去珊瑚从猎杀怪物了。
姐姐说星海人鱼很小就懂魔法是很正常的,让我不用担心。
“你看,嘉德罗斯才九岁,就那么厉害了。”姐姐当时是这么跟我说的:“不用担心格瑞的啦!”
然后我就看到姐姐悄悄跟着格瑞出去了。
我跟在姐姐后面,然而她似乎没有看到我。

格瑞真的超级厉害的!
每次怪物还没靠近格瑞半个尾巴,格瑞就用海水把怪物弹回去了。
我还完全不行。
“姐姐,为什么格瑞每天都要在这里打怪物啊?”
“金?!”姐姐好像被我吓到了:“你怎么来了?!”
“诶?我为什么不能来啊?”我拍拍姐姐的肩膀:“看格瑞打架是很帅的!我也……”
“这里很危险的知道么?”姐姐推了推我:“快回去吧。”
“我不!我就要看格瑞打小怪兽!”我是很生气的,为什么姐姐可以跟着,我就不行?
“……”格瑞突然出现在我和姐姐旁边。
“秋姐,金……”
“诶……诶格瑞啊,好巧啊哈哈哈……”姐姐捏了我一把。
“是……是啊,真巧啊……”我打着哈哈,尴尬的笑着。
“你们在这里干嘛……”
“我……我……我来看看有没有珊瑚适合做手链啊哈哈哈……是吧……金?”
“对……对啊……”果然不该偷偷摸摸的跟的,应该光明正大的……
“秋姐,你带金回去吧。”格瑞转身给我们开了水屏障:“这里不安全。”
“不行格瑞。”我还没来得及拒绝,姐姐就先开了口。
“这里很危险,你一个人万一……”
“不会有万一。”
格瑞的回复既肯定又冷静。
“那格瑞你……小心点啊。”我推推姐姐:“姐姐,我们回去吧。”
不等姐姐拒绝,我就拉着姐姐游开了。
“金!格瑞要是出事了怎么办!”姐姐半路上甩开我的手。
“嘘!”我把姐姐拉到一个珊瑚堆里:“我们换个地方偷偷看着。”
姐姐突然明白了,笑出了声。
“好好好哈哈哈……”

我十二岁那一年,姐姐参加了成年礼,要一年后才能回来。
“早去早回啊!”我朝那个向上飘的泡泡大声打招呼。
姐姐也特别开心:“你在家里别跟格瑞添麻烦!一年之后姐姐就回来!”
“好!”
送姐姐的时候,格瑞一直呆在旁边。
一言不发。

一年后我接到了姐姐失踪的消息。
是嘉德罗斯告诉我的。
“你姐姐失踪了,你知道么?”
我脑子轰的一下炸开,嗡嗡作响。
再醒来就是自己家床上。
“你以后别刺激金。”
“这是事实。”嘉德罗斯的脑袋上还绑着绷带,满不在乎的样子。
“醒了?”格瑞把我脑袋上的冰贝壳拿走:“醒了就好。”
“小渣渣,”嘉德罗斯看着我,一双眼睛像在发光一样。
“你不赖嘛。”

后来的事我都不大记得了,就是找姐姐。
格瑞陪我找姐姐。
格瑞说话的次数越来越少,最后直接不说话了。
时间慢慢过,格瑞也十八了。
要参加成年礼了。

“上一批成年礼的人鱼回来啦!”
“听说还有那个特别强的星海人鱼!”
“对呀对呀……是叫什么来着,反正特别厉害。”
……
金睁开眼睛,好像做了一个长而久远的梦。
白色头发,紫色尾巴的人鱼混在各色人鱼里,不算惹眼。
但金着实是一眼就看到了格瑞。
“格瑞!你回来得真快!”金起身,离开了那个坐了一年的珊瑚礁。
格瑞没有任何反应,他径直走过金,去了金和他姐姐秋的巨大的贝壳里。
金慌慌忙忙跟了上去。
“格瑞?为什么不理我啊……格瑞?”
为什么不理我啊,都一年没见了,要理我了吧……
金突然愣住了。
他看到格瑞游到珊瑚床边,轻轻亲了一下床上的人鱼的眼角。
“金,我回来了……”
床上的人鱼安安静静的,连眼睫毛都不曾抖动……
“格瑞……我在这里啊……”

【我在一千年前见过你】瑞金

格瑞是个地质学家。
三年前曾去一座山里考察过。
三年来,格瑞每年都会去那里两次。
“金……我又回来了……”

三年前。

格瑞去地质考察。
“格瑞!格瑞!”
格瑞顺着声音向后面望过去。
半透明的翅膀在一个金发少年身后扑棱棱地舞动着,那个少年……是飘在空中的。
格瑞压下简直逼得他心脏出膛的震惊:“你是……谁?”
“诶……又把我忘记了啊……我叫金,这次可要记住了啊!”金笑着飞到格瑞身边,薄薄的翅膀轻轻地在空气里摇曳。
“我们……见过?”格瑞指指金的翅膀。
“诶,和上次一样……”金打量着格瑞:“我们当然见过啦!上次见面才过了一千年啊……你和当时真的一模一样,问的话都一样……就是衣服……”
格瑞无奈地摇摇头,一千年很短吗?
“你是……什么东西啊……”
金背过身去,向格瑞展示那对翅膀:“我是精灵啊,始祖治愈系精灵!”
格瑞揉揉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眼花,真的看到了面前的金……以及那对半透明的翅膀。
活的精灵啊……

格瑞地质考察的日子总是很单调的。
当然格瑞自己并不这么认为。
“又去看那些七七八八的石头啊。”金总是跟在格瑞旁边:“那些石头有什么好看的,都待在这里几千年了。”
格瑞没有说话,继续拿着石头仔细观察。
“你不腻嘛?”金如同一只麻雀,在格瑞身边一边飞舞一边叽叽喳喳发言。
“怎么还跟着我。”格瑞仔细捏了一把地上的土。
土很软,手指摩挲在上面没有一点声音。
“你一千年来一次 每次就待那么几天,我当然要跟着你啦!”金的回答理所当然。
“不浪费时间吗?”格瑞盯着金的眼睛。
是蓝色的。

“才不会呢!”金也看着格瑞的眼睛:“时间什么的,完全不需要担心。”
金想了想,又补充到:“我是始祖精灵嘛,反正又不会死,时间随我用啦!”
“你家人不担心?”格瑞撇开视线,去找新的石头。
“家人吗……我只有姐姐,但是四千年前……姐姐不见了……和一个天使离开了,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啦!”
明明是很孤独的……为什么还能这么平常的叙述呢……
格瑞不明白。
但格瑞似乎忘记了,自己也是这种人。
只是话少些罢了。

夜晚如期而至。
格瑞从大只的背包里拿出没撑的帐篷布和支架,迅速搭好帐篷。
山林里枯木枝是很好找的。
一簇火光从帐篷前面发出来,格瑞坐在火堆边,从背包里掏出压缩饼干和水,掰了一块压缩饼干扔进嘴里嚼了起来。
金安安静静坐在格瑞旁边。
格瑞看看金,把压缩饼干递了过去:“尝尝吗?”
金摇摇头:“精灵不需要吃东西的,而且……我也不能……”
“不试试吗?”格瑞从那包压缩饼干里拿出一块:“牛奶味的。”
金看怎么面前的饼干,犹豫了一下,最终咬了上去。
金晃晃脑袋:“格瑞,我尝不到味道的啦……”
“这样啊……”格瑞缩回手,喝了一口水。

地质考察接近尾声。
“格瑞,你还是不记得我嘛?”金戳戳格瑞的头发。
“现在,会记得的。”格瑞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
你怎么忘记一个跟你说一千年前见过你的人???
“嗯呐,下一次,可不要忘记哦。”金推推格瑞:“该走啦!快去吧!”
格瑞背好背包,看了看金……
离开了。

四个月后,为期一个半月的地质考察结果整理出来了。
还有半个月,结果就要发表出去了。
格瑞趴在书桌上,睡意翻天覆地地袭来。
他已经连续熬了两天了。

不和谐的声音出现在格瑞都书房,那份结果报表正在被人缓缓抽走。
“谁!?”格瑞忽然惊醒,握住那只在偷报表的手:“把报表还……”
话音未落,就看见雪白的刀子没入了格瑞的腰部。
格瑞无力地跌坐下去……
重症监护室里,一根根透明的,不透明的管子扎进格瑞的手……
格瑞陷入了昏迷。

半年后,那个病床上的人还是一如既往。
听不到,看不到。
“金……”格瑞眼睛紧紧闭着,嘴里不停念叨金。
然后格瑞就突然醒了。
他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那个一年前考察的地方。
这一次,金不见了。
格瑞有些失神。

“那个是人类吗?”
“身上怎么有精灵的味道?”
“还是献祭……那精灵真可怜。”

格瑞抱紧脑袋,想要屏蔽山间精灵。
他想找到金。
但直觉告诉他,找不到了……

格瑞有点慌。
说好不会死的?
格瑞心烦意乱一瞥。
一具骷髅静静躺在树底下。
就是当他搭帐篷的时候旁边的树……

“金……?”

从此以后,格瑞每年会回来这里两次。
一次是第一次和金相遇。
一次是他醒的日子。
也就是金的祭日……

“金,你确定献上你所有血脉救那个人类?”
“快点啦!他等不及啦!我都观察他三万年啦,我也不想再等啦!”

【双金,瑞金】黑金视角

我,似乎住在别人的身体里面……
透过他的眼眸,以他的视角观望外面的世界。
别人叫他金。
他似乎没有察觉我的存在……一点都没有。
真傻,等我能够冲破禁锢了,就直接占领他的身体算了。
“格瑞!”他总是这样满心欢喜的叫着一个脑袋上长了芦荟的男人。
对了,那芦荟是白色的。
“看过了我的元力技能,我们就是朋友啦!”我还听到他对一个眼镜男这么说。
那眼镜男叫紫堂幻。
“凯莉,下次,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他的眸子里映出一个铁笼,铁笼里关着一个黑发女人。
我有些愣……
他很愧疚,非常愧疚。
他总是开心的像个傻子,我从来没看见过他难过的样子。
真难看……
“别跟着我。”那个被叫做格瑞的男人不止一次地跟他说。
那个男人,很强。
“这次,我偏要跟!”他很不服气,跟小孩子闹别扭一样。
“随你吧。”那个男人似乎拿他没什么办法。
这可以说是傻人有傻福吗?
真想出来活动活动,他太傻了,不好玩。
“住手……你给我住手……”
他的视线里有一个长着狐狸耳朵的男人。
哦?好像有什么好玩的事?
“鬼狐天冲你给我住手!”
我怔住了。
那狐狸举着一个锤子,死命的砸着地上的人……
那个人是……那个白色芦荟?
那芦荟的元力波动并不弱,怎么会被人锤在地上?
那狐狸身上的元力……好像有些太庞大了……
【格瑞……格瑞……求你,求你救救格瑞……】
他,他是在跟我说话?
【救救格瑞……我……我把我的身体给你……】
【你,感觉到我了?】我试着回应。
【格瑞……】
我只能听到这两个字。
既然他愿意把身体给我,我就帮他一把。
他的意识在慢慢变得涣散,我能感觉到。
矢量?这是他的元力技能?
如果我记得不错,上一届凹凸大赛的优胜者,也是这个能力。
他似乎用得还不够灵活。
我试着用他的身体操控他的元力。
能适应……看来真的完全把他自己交给我了……
明明只要有一丝不情愿,就可以不交给我的……
傻子。
用箭头凝出一个锥子,目标狐狸没错了。
那狐狸居然准备拿一个半真不假的锤子来挡。
够有意思。
我要是杀人了……他……他怎么办……
会不会伤心……生气……
他脸上除了笑之外的表情都够丑的……
算了……还是把身体还给他吧……
大不了,让黑洞那家伙帮我一把。
这傻子的身体,我就不要了……
太傻了。
令我万万没想到的事是,用一次他的身体,居然让我沉睡了那么久……
估计要是没有感受到黑洞那股来自深渊的元力,我还醒不过来。
???
他的手里怎么多了一个球???
越来越傻了?
那球是什么?
罗德烈……吗?
我什么时候能和他互通意识了?
“秋?你的姐姐?秋早就和那些愚蠢的参赛者一起,死了啊……”
秋?他的……姐姐?
“我的姐姐……不会的……”
我的姐姐不会死的……
那个呐喊的声音,源于他的心脏。
他,情绪很失控。
愤怒,哀怨一齐从他的心脏爆发开来。
【傻子!你给我冷静!】
不要和我一样……被那些情绪变成现在这幅模样啊……
【冷静不了……我冷静不了……】
这傻子……是不是没我就不行?
明明我是来夺取他的身体的……
我,再帮你一把吧。
帮完这把……我估计……我就直接成为你的力量了……
你一定要给我冷静啊……
变成我这样子,可不好受了。
天天待在别人的身体里面……
哪天要是你开窍了,就和那个芦荟在一起吧……
他很强,会照顾好你的……
真可惜,你听不到吧……
——————————————————————




一次采访

七创社是一个全村有名的电视台。
这一天,七创社准备了一次采访。
主题是“对自己喜欢的人的印象。”
在路边,七创社遇到了正在看蚂蚁的金,以及陪金看蚂蚁的格瑞。
七创社【弯下腰】:小哥哥你们好,打扰你们几分钟,请问你们对自己喜欢的人有什么具体概念吗?
金【懵,站起来】:蛤?
格瑞【无表情】
七创社【围笑,想从格瑞开刀】:那您呢?
格瑞【离金远了几分,超小声】:没有。
七创社【妈的这傻子这么帅劳资一定要neng出什么来,依然围笑】:那您知道她喜欢吃什么吗?
格瑞【冷漠】:他不挑食。
七创社【礼貌】:您最喜欢她哪里呢?
格瑞【轻咳】:他就是个傻子。
七创社【懵了一下】:那您能形容一下她长什么样子吗?
格瑞【比划身高】:他大概这么高……一米六的样子,永远戴着个帽子,金色的头发不长不短,眼睛圆圆的,看上去就很傻。
七创社【围(奸)笑】:那您和她第一次亲吻是什么时候?
格瑞【冷漠】:没有过。
七创社【惊】:原来是个唯美的暗恋故事呢!谢谢您的配合!【转身找金】
金【懵】
七创社【盯了金好一会儿……忽然明白了什么……】
金【再懵】:那个……有什么事么?
格瑞【默不作声看着金】
七创社【清嗓子】:您有喜欢的人么?
金【爽朗】:有啊!
格瑞【微微一愣】
七创社【一切尽收眼底】:那请问她/他长什么样子呢?
金【爽朗】:我喜欢的人可多了!有紫堂!格瑞!凯莉!安莉洁!安迷修!艾比!埃米!罗德烈……大家都是我的好朋友!
格瑞【黑线】
七创社【憋笑】:那您……
金【超级小声,使眼色】:可是……只有那边那个人不一样哦……
格瑞【没听见】
七创社【突然张大嘴要惊呼】
金【捂住七创社的嘴小声】:你一定要替我保密哦……
七创社【笑】:会的!
金【笑了一下,转身到格瑞那里去了】:格瑞,回去吧!
格瑞【瞥了一眼七创社】:嗯……
七创社【……】:这俩傻子……

脑洞:被回收的参赛者全部到了现代世界

雷狮【笑】:这是一个充满鶸的地方吗?适合狩猎。
安迷修【瞥了雷狮一眼】:恶党,就算没有元力,我会让你没办法做你想的那些事!
雷狮【走过去搂住安迷修】:哦?我想做什么?你以为我想做什么?
安迷修【挣脱雷狮】
卡米尔【默默鼓掌】
佩利【准备叫雷狮】:老……
帕洛斯【拉住大狗】:老大在宠大嫂,别过去。
安迷修【瞪了一下帕洛斯,护住身边的呆毛姐弟】:恶党,我警告你……
艾比【躲在安迷修身后】:警告你!
埃米【无奈地看着艾比】:老姐……
卡米尔【看了一下埃米,扯了一下围巾】
……
————分割线————
凯莉【走在街道上】:这里……还不错。
安莉洁【呆】
紫堂幻【观望街道】:嗯!
凯莉【笑】:不知道金那家伙在哪里。
安莉洁【继续呆】:你是在……担心吗?
凯莉【怒】:冰女……你!
紫堂【尬笑】:都没元力了就不要……
凯莉【看紫堂】:凹凸大赛的参赛者,哪个肉体弱?
紫堂【再次尬笑】:嘿嘿嘿……
安莉洁【望凯莉】:可是……我记得……我的排名在你前面……
凯莉【冷哼】:本小姐不屑于争夺积分。
……
————分割线————
嘉德罗斯【找格瑞ing】
雷德【骚扰祖玛】:祖玛祖玛,别人在看你和嘉德罗斯诶!
路人【震惊】:一个个子超级高的女生和一个女装大佬围着一个九岁的孩子……
蒙特祖玛【无表情】:怎么了?
雷德【痴汉笑】:这个世界祖玛也不错诶!
蒙特祖玛:……先帮嘉德罗斯找格瑞……
格瑞【迎面走来】
嘉德罗斯【喜】:格瑞,没有元力武器,肉搏来一架怎么样?
格瑞【没听到,直接路过】
嘉德罗斯【转身/轻蔑】:怕了?
格瑞【转身,看了嘉德罗斯一眼,走了】
嘉德罗斯:喂!格瑞你!
……
————分割线————
格瑞【找金ing】
金那个笨蛋,在这个世界没人带路肯定会迷路的……
大赛最后居然是体力不支失败……
真好笑……
幸好先前给金清理了障碍,留下来的金都能应付……
为什么还没找到金……
这个傻子……到底在哪里……
————分割线————
丹尼尔【笑】:金,恭喜你赢得了凹凸大赛,要许什么愿望呢?
金【泪目】:让在凹凸大赛失去生命的人……都在另一个地方……活下来……
丹尼尔【礼貌,但皱了一下眉】:可能不行呢……代价太大了……
金【一边笑,泪水一边滴】:代价……是什么呢?
丹尼尔【依旧礼貌】:可能……会要付出你的全部……元力,生命,乃至灵魂,当然,还有凹凸大赛的第一名的愿望机会。
金【笑】:嗯,我答应你……
一枚小小的,金色的箭头缓缓飘荡在空中……
金的身影不见了……
渐渐的,箭头也变成光粒子……消失了……
格瑞……我们可能……见不到了呢……